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余守望似乎也觉察出气氛的尴尬,他语重心长的对余洛洛说道:“你也别怪爸爸,爸爸不是不肯多给你妈妈钱治病,公司里的情况确实不乐观,只要巴结好了霍少,那么爸爸的生意便会蒸蒸日上,到时候给你妈妈治病的钱就有了,知道了吗?!”

    余洛洛眼底闪过了一丝晦暗不明的狡黠,卡既然给了她了,到了她手里那就是她的。

    至于请那个霍人渣吃饭,哼哼……

    “我知道了!”余洛洛满口答应了下来:“我回房换件衣服!”

    “好好好,你这么想就很好,你穿的漂亮一点,要是没有漂亮的衣服就去你妹妹那里借几件!”

    余守望倒是很大方的替余芷爱做主。

    可惜,余洛洛嗤笑一声:“我堂堂余家大小姐,穿件衣服还需要去借?!”

    “呵呵,爸爸不是这个意思……”

    。

    余洛洛穿着漏洞的牛仔裤,一件白色上面印着黑色骷髅的T恤衫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

    在客厅内殷勤招呼霍大少的余守望差点抽风过去!

    他不是让你她穿的好一点?

    如果没有好看的衣服,不是说了让她去找芷爱借?

    她怎么就穿的这么不伦不类的下来了?

    余洛洛脖子上挂着几串铁制品的项链,每走一步,叮当乱想,她还觉得挺带劲,又蹦又跳的出现在了霍晋扬面前。

    霍晋扬眼角狠狠的抽搐了几下,尽管见识过这个丫头不着调的一面,但是还是被惊到了。

    她不仅衣服穿得不伦不类,原本清丽的脸庞也不知道被她刷了几层粉,厚的大概针都戳不破!

    她打着浓紫色的烟熏眼影,活脱脱像是被人砸了两拳,滑稽又可笑。

    “霍少,走呗!”

    余洛洛为了恶心霍晋扬,频频对他眨着眼睛放着电——

    两个人出了余家的门,余洛洛刚爬上那辆霸气十足的凯迪拉克。

    余洛洛不是没见过好车,但是还是一眼就对它情有独钟了。

    她爱不释手的在车子里左摸右摸。

    霍晋扬坐在一旁,见余洛洛上车几分钟了,依旧没有打算和他说话的意思。

    霍大少被赤裸裸的无视了!

    他戏谑的盯着余洛洛,眼中除了狂肆的霸道外还存着对某件东西感兴趣的灼热。

    “难道你应该感激本少救了你?!”

    余洛洛正摸的顺手,忽然听到霍晋扬冷冰冰的声音,她顿时恼了。

    “救了我?霍大少,您可真有脸说!难道我挨打不是拜你所赐?你要是当初不趁人之危而是送我去医院,那么我肯定会感激你的,可是你并没有,现在装什么啊!你可真够臭不要脸的,还不都是你害的!”

    霍晋扬也不恼怒,只不过目光一直停留在她那张樱红色的唇上。

    她脸色有伤又被厚重的粉遮住,他对那张脸没什么感觉。

    只是对那张多次顶撞自己的小嘴倒是非常感兴趣的很。

    他在余家的时候,看到她脸色别人留下的痕迹,便非常不爽。

    为什么不爽?

    霍晋扬总结了一下,归根到底是近几年在他身边都是阿谀奉承的嘴脸。

    猛然蹦跶出一个不怕自己,还不断挑衅的人,他便上了心了!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