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陈冬,二十九岁,身高一米七,皮肤有点白,有点小帅气,性格内向,浙江城镇人口,镇里的经济很发达,未婚,退伍在家好几年了。家里条件一般父母在街口开了家小超市,还有个弟弟陈剑比陈冬小2岁目前在吉林省空军某部地勤服役士官衔。

    陈冬,自从退伍后就整天宅在家里玩玩游戏赚赚烟钱。跟大部分人的梦想也是一样的,睡觉睡到自然醒!!至于数钱嘛目前还是很奢侈的想法,呵呵!

    刚刚过完这个新年,初十晚上一家子坐在一起商量着搬家的事宜。老爸老妈说是这几天我们就搬到镇河边的新建小区去。老弟陈剑(探亲在家)说:“最好这1、2天就搬,我过几天就要会部队了,早搬也好出出力不是,呵呵!”

    陈冬到是无所谓。最后一商量得明天就搬也不用请人了,也没多少东西新家那里什么都有,大件的也就是把大衣柜搬过去就行了。最后老妈总结了下“陈冬你今天早点睡,别玩游戏了,早点起来去你二叔家把小货车开过来运东西”“哦!知道了”说完大家都去睡了。

    第2天,天还黑黑的陈冬就被老妈从传上拉起来了。从来没这么早起来过的陈冬半眯着眼到了楼下,看到老爸老妈,老弟都在整理东西了。他也马上洗了把脸跑二叔家开车去了。

    车子开回来带了豆浆油条,一家子吃过后就开动了,把日常用品之类的装好跟着老弟就先去新家了,新家在河边小区的4楼404是个3室1厅大户型,郁闷的是没有电梯只有楼梯、兄弟俩跑上跑下的很快就又回到老屋这里。

    接下来过去时老妈也跟着过来整理东西了,就这样来来回回很快就剩下个大衣柜没搬了,兄弟俩在2头老爸在中间扶着刚抬着衣柜没走几步陈冬就感觉踩着什么硬硬的东西了。扶着低头一看是块玉佩,问了下老爸,老爸说“我说呢!怎么不见了原来在这里,啊冬还记得不老太爷过世前给你的玉佩不,你退伍回来本来想给你的后来找不到了,原来掉到衣柜下面了,呵呵!”

    “哦,这样的啊”“是啊”老爸边说边拿起来放到我兜里“现在交给你了收好了”“嗯”接着把衣柜搬到车上房子门一关奔着新家去了,到了楼下父子3个把衣柜抬到楼上放好,陈冬都快累爬下了。

    一直宅在家里好几年没锻炼都把部队练出来的还回去了,陈冬走到沙发上躺在那里从兜里摸出利群丢给老爸和弟弟,父子3个就在那里吞云吐雾了起来。

    老妈把房间理好出来看到父子3个在那里抽烟就说了:“都少抽点,陈冬开车去买点吃的中午随便凑活着对付下晚上开伙做饭。”“好的”刚坐起来兜里的玉佩就掉出来了,陈冬干脆起来找了根红线把玉佩穿起来带到脖子上,就出去买吃的了

    等到买回来吃的坐一起吃的时候老妈对老爸说:“晚上喊二叔三叔小叔他们来聚聚”“嗯!吃好了,下午陈冬你兄弟去农贸市场买点鸡鸭鱼肉,我跟你妈在把家里整理下。”“好的,爸。”兄弟俩答到。

    下午4点多2兄弟从来农贸市场带回来一大包的菜,提上来放到厨房就跑到房间里上网了。刚坐下老妈就喊了,跑过去一看老妈喊去把桂鱼杀了。陈冬一看厨房老爸老妈在弄菜没地儿,就拉上老弟提着鱼拿了把刀就到楼下河边杀鱼去了。

    刚到河边杀到一半,比陈冬大了只有3岁的小叔一家子来了,不过2兄弟都是屁股对着房子这边没看到,小叔不声不响的走到后面大叫一声“哇”陈冬手一抖把手指划破了。俩兄弟回头看到是小叔笑笑“来了啊小叔”“呵呵,兄弟俩杀鱼呢?”“是呢”

    陈剑看到哥哥手指在流血就说“我去买个创可贴”陈冬说“不用了就破了点皮”说完撅着屁股往河里洗手,刚蹲下脖子上的玉佩就掉出来在那里晃来晃去的。

    洗好站起来用刚洗好的手握着玉佩准备塞回衣服。手拿到一半愣住了手上空空什么也没有。马上蹲下来往河里看过去,是不是掉河里了,“哥”“啊冬”“干嘛呢”陈冬说“我玉佩可能掉河里了,来帮我找找。”

    这条河里的水还是满清澈的,叔侄3个撅着个屁股在河底瞄过来瞄过去都快10来分钟了愣是没找到。这时候后面有人喊了“你们3个在干嘛呢”回头一看是二叔三叔两家人来了。陈冬回了句“我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