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再之后,南小糖跟韩昀琛入住了酒店的总套。

    几乎是进房没多久,韩处长就开始扯领带,脱西装。

    南小糖眼睛都瞪大了,直到看见他走向浴室才暗搓搓的舒了口气。

    可谁知,在进浴室之前,韩昀琛却停下了脚步,回过头吩咐她,“不洗别坐,你脏死了。”

    南小糖:“……”你才脏,你从里到外都脏!

    瞪着气呼呼的大眼睛看着浴室门关上,她一屁股坐到了房间内那张奢华的沙发上。

    一阵奇怪的念经声响了起来,听声音跟韩处长的彩铃是一模一样。

    南小糖一怔,唰的从沙发上弹起,片刻后才后是后觉的反应过来是自己的手机在响。

    手忙脚乱的接起,通话那头传来了中年男人的声音,“南小姐您好,我是魏骏。”

    ……魏骏?南小糖惊讶,“您是之前那位先生?”

    对方应了,随后便是一大串的客套话,语气听上去带着些讨好。

    电话里,魏骏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南小糖最后总结归纳为——他请她明天到他家里去做客。

    南小糖二话不说答应了。

    她想弄清楚自己和魏家的关系,以及,自己到底是谁。

    而且兴许,她还能救他呢?

    ……

    第二天一大早,趁着韩昀琛下楼吃早点的时候,南小糖暗搓搓的溜了出去,上了魏骏派来接她的车,朝着魏骏的别墅直奔而去。

    地产大鳄魏骏的别墅,坐落在城中寸土寸金的位置,装修可谓算得上是气派十足,但是很……

    一下车,南小糖就被那门前的铜狮子给吸引住了目光,随后在魏家的管家领着走入园林之后,她又看到了水系旁的金蝉。

    更不要提,入了客厅后,一眼可见的玉白菜、翡翠帆船、金元宝、宝瓶等物件了。

    魏骏坐在大客厅的沙发上,见她打量那些玩意儿,展颜一笑,“南小姐觉得我这房子怎样?”

    南小糖循声朝他看去,果不其然的再次看到了他身上的那几个邪佛凶兽。

    对方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几双眼睛唰的盯住她,表情阴森。

    ……韩昀琛到底是怎样才能做到当做看不见的。南小糖在心里腹诽。

    “好气派呢,我还没见过这么大的房子。”她答。

    魏骏笑,张嘴要说些什么。

    南小糖却又补了一句,“可是,却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

    “怪异?”

    “我也说不上来,就是感觉不太好。”

    这下,魏骏笑不出来了。

    他的身后,一直站立着的某个戴着金边眼镜的年轻男子适时开口。

    “南小姐,魏先生的别墅,可是根据测算,严格按照时间和地运所建,风水是极好的。你无凭无据,却凭感觉说不好,是有什么居心。”

    “风水我不懂,但感觉应该没错。”南小糖说着抬手指向落地窗外,纳凉的小庭院里的木柱子,“比如这个柱子,它反了。”

    她话音落下,魏骏和眼镜男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反了是什么意思?”魏骏问。

    “就是颠倒了,它的头在下面,脚在上面。”南小糖答。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