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魏骏心里咯噔一声。

    家里的这个柱子有问题,他是清楚的。

    在没有请来江次白之前,这个柱子每晚都会发出低低的哭泣声。

    作为一个地产商,魏骏十分相信风水,因此也不敢妄动这个恐怖的柱子,而是赶紧找了好几个所谓的懂行的来看。

    但这几个人,折腾来折腾去,这柱子非但没有停止哭泣,在某天夜里竟然还显出了一张哭脸,这可没把路过的女仆给吓死。

    后来,魏骏几经辗转,打听到有个协会,是专门从事替人驱邪消灾的事儿的,于是便把人请到了家里。

    这一次,在对方的帮助下,柱子终于不再哭泣,也没有显出鬼脸了。

    而这个人,正是站在他身后的金边眼镜男江次白。

    江次白虽然替他解决了柱子的事儿,但却从来没有说过柱子是反的。

    所以此刻,南小糖的言论,怎么能让魏骏不惊讶。

    他端起冷掉的茶一饮而尽,开口问道,“那南小姐你认为,该怎么做?””

    “把它正过来就好了。”南小糖答。

    “正过来……?”魏骏以为她在开玩笑。

    这也太简单了吧,就正过来!

    南小糖的表情却不像开玩笑,“对啊,正过来,它的气就正了。”

    气……魏骏觉得自己的脑子越来越不够用。

    不过好在这一次,不用他问,南小糖就给了解释。

    “万物有灵,不管你还是我,或者是这日月山河树木花鸟,都是有灵气的。”

    “你怎么知道它的气不正?”

    “因为我看得到啊。”

    看得到三个字,像是一道惊雷劈中了魏骏。

    想起昨晚她说的话,他的冷汗瞬间唰的从毛孔里渗了出来。

    见他面色变得很不好,江次白赶紧给倒了杯热茶递过去。

    热茶下肚,魏骏的面色稍有好转。

    他抬眼看向南小糖,“南小姐,我就直说了,多少钱能请你到我手下来工作?”

    ……请她替他工作?!南小糖没想到事情会朝着这方面发展,一时间有些呆滞。

    她可是按了手印同意当韩昀琛的人了呢,这个不能反悔的。再说,她今天来是出于私事。

    这么一想,南小糖不答反问,“魏先生,你是不是认识一个叫方思睿的人?”

    魏骏浑身一震,下一秒整个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你说什么?!”

    与此同时,忽地门外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管家的声音响起,“小姐回来了。”

    嗒嗒嗒,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

    南小糖一回头,看见魏柔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

    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气宇轩昂的大帅哥——韩昀琛。

    “父亲,你不能认她,这会坏了我们魏家的名声的!”见到魏骏的第一眼,魏柔便匆匆喊道。

    这一喊,让魏骏先是一愣,片刻后脑海里的信息串成了一条线。

    作为一个商人,他立刻不假思索的朝着南小糖说了句,“你是思睿的孩子,我的女儿?!”

    那表情,激动中带着三分愧疚,愧疚中又带着怜爱,一副寻亲已久的愧疚老父亲模样。

    南小糖:“……”

    站在不远处的韩昀琛,闻言眸子不动声色的眯了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