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好玩儿个鬼!

    此时见到南小糖,魏柔先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

    心底的恐惧转为愤怒,她直接隔着屏幕开骂,“方淼淼,你有病啊!”

    “我不是方淼淼,也没兴趣抢你的家产。”南小糖顿了顿,接着说,“我只想知道,我是谁。”

    魏柔正在气头上,一听这话是又气又笑。

    “你想知道你是谁?那我告诉你,你是方淼淼,大湾村专门勾引别人老公的婊砸方思睿的女儿。你跟你那狐媚子的妈一样,从小就喜欢勾引男人……”

    南小糖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听着她将资料上的内容复述了一遍。

    等到魏柔最后一句说完,她再次抬眼看向摄像头,“这不是真的。”

    “你……”

    “还有,别再整那些装神弄鬼的事儿来吓唬我,没用的。就算你弄来真正的鬼,我也不怕。”

    话音落下,南小糖的身影消失在了智能管家的屏幕里。

    魏柔一愣,有些捉摸不透她话里的意思。

    真正的鬼?神经病!

    鄙夷的笑了笑,她缓步走向床边,将床柜头上的手机拿起来看了一眼。

    屏幕上,亮着一条她妈黄梅发来的微信,“方淼淼一个月前就死了,怎么可能出现在你面前!”

    文字内容下面,是一张照片。

    照片上,她两分钟前才见到的少女仰面躺在地上,面色惨白双目紧闭,身下一滩刺目的红色。

    冷汗,瞬间浸湿了魏柔的真丝睡衣。

    “就算你弄来真正的鬼,我也不怕。”南小糖临走前的最后一句话在她脑海里不断回响。

    ……

    虽然夜晚有些许折腾,但第二天,南小糖依旧起了个大早上了魏骏派人来接她的车。

    这也是昨天在别墅里就约好的,他带她去参观旗下地产近期竣工的一项大型综合体。

    早间新闻正好报道着有关的消息,说这座大型综合体的建成,将会填补该市在西南商圈缺少大型综合体建筑的空白,聚集周边十几万的人气,带动就业和消费……

    南小糖对此不感兴趣,打了个哈欠缩在后座上闭目休息。

    前坐上,来接她的江次白却忽地对她说,“南小姐,你昨天其实根本就是胡说,只是为了借此机会接近魏总,对吗?”

    南小糖睁开眼睛。

    对上她的视线,江次白用手推了推眼镜,笑了起来,“如果你要是真的有两把刷子,不至于只看出那点东西。”

    接着,不等南小糖辩解,他就敛起了眉眼,“像你这样为了钱财不择手段的我见多了,但出于道义我奉劝你一句,别顾此失彼,丢了小命。”

    为了钱财?丢了小命?南小糖眨了眨眼睛。

    就在她打算开口辩解的时候,江次白的手机响了。

    “什么,魏总被人砸破了脑袋?”他话音落下,车子正好停在了目的地新竣工的停车场。

    江次白拉开车门,风一般的下了车,朝事故地点狂奔而去。

    被他完全无视的南小糖反应很快,几乎是在他下车后不久也迅速的跟了上去。

    两人从停车场跑到综合体广场前,一眼就看见了乌压压的人群。

    这其中,不仅有身着西服的保镖,维护秩序的保安,还有十几个举着横幅衣着打扮土里土气的男男女女。

    魏骏被保镖和保安护着往展销大厅里退。

    他模样狼狈,一边拿着个手帕按压脑海处,一边面带歉意态度诚恳的说着,“不要冲动,什么事都可以坐下来好好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