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队长……”

    赵青见到江若兰还准备继续,立马叫住,这要是被外面的律师看见可就糟了。

    “秦天先生呢?我受我的委托人秋月婵女士之托,前来保释秦天先生,请你们现在、立刻把秦天先生请出来,不然我将起诉你们无理由羁押,并且在羁押期前可能对秦天先生强行逼供!”

    听到这道低沉的声音,再看看江若兰和秦天,赵青吓的小腿都在颤抖。

    “完了完了……”

    赵青脑子一片空白,这回不光是他们队长要完,自己也要跟着倒霉。

    吱!

    门被推开,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秃顶中年男子手里拿着文件夹走了进来,当他看见里面的场景时,瞬间就怒了,连忙走到秦天身边,问道:“您就是秦天先生吧?”

    “没错,我就是秦天!”

    听到秦天的回答,江浩坤愤怒的指着江若兰,“我要告你们市警局,无故羁押、暴力执法还有人身伤害!你们就等着法院的传书吧!”

    站在江浩坤身后的朱义听的是冷汗直流,这样要是让他就这样告了上去,那他这个副局长也当到头了。

    “你在干什么?是不是不想干了?不想干就给我滚回去!”朱义当即不满的厉声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这位先生赔礼道歉,快点!”

    “什么?叫我给这个流氓道歉?”

    “江若兰同志,鉴于你的心态,组织上暂时决定让你回去修养半个月再来上班。”朱义见到江若兰不肯道歉,当即说道。

    凭什么停我的职?!

    江若兰瞪大了眼睛,心中满是憋屈。

    虽然有证据可以间接证明死者是一个杀手,但是秦天这样一个身份不明,却又实力强大的人难道不应该关起来审讯一下?

    而且,就连自己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没对他造成半点伤害,这样的人能安心让他在社会上走动?万一他突然哪天发起疯来了怎么办?到时候谁能挡得住?

    江若兰心中是有苦难言,委屈的站在一边,眼睛通红。

    “哼!朱局长,你看看你们警局像什么样子,怎么什么样的人都有?”江浩坤不满的说道。

    我怎么了?

    江若兰气不过,想跟江浩坤辩解,话都到了嘴边,却被朱义一眼瞪了回去。

    “是是,我们以后一定会改正过来的。”朱义急忙献媚的说道,心中憋屈不已,要不是江若兰被抓住了把柄,他一个副局长用得着跟一个律师如此低声下去?

    “哎哎哎,你们吵什么吵?没看见我女朋友在跟我玩SM吗?”秦天见到众人竟然将他无视,不满的说道:“赶紧给我滚蛋,别打扰我,不然小心我统统把你们丢到海里去。”

    众人一愣,他们本以为秦天会上来诉苦,然后痛诉一番,可却万万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哥,我的大哥,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赵青一脸郁闷,他听到秦天开口,恨不得立马找个地方躲起来,眼前的这一切,几乎都是因为秦天的嘴碎,才导致出来的,可想而知他那张破嘴是有多么厉害。

    “秦先生,这是几?”江浩坤还以为秦天被打傻了,于是举起两根手指头,问道。

    “也就秋月婵才能请出你这样的二货,竟然二的连二都不知道,留你何用?赶紧滚蛋。”秦天鄙夷的看了江浩坤一眼。

    “额……”

    江浩坤一时间尴尬了,他干律师这么久,还第一次见到有人被虐待后还能当成SM,他真想挖开秦天的胸膛去看看他的心到底是有多大!

    朱义见状,顿时明白秦天似乎并没有打算计较,于是道:“这位先生,我们已经将事情的调查清楚,您的确是受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