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红色的线条越来越明显,最后竟然显出了一个形状。

    经理双腿一软,差点没跪在地上。

    这个形状,他闭着眼睛都不会忘记。

    一年前,那个女人就是以这样的姿势死在浴缸里的。

    因为酒店接待的是一个有头有脸的大客户,对方也很有权势,找了关系把事情压了下来,完全没有对外宣布,只听说是嗑药多了自杀。

    真相到底是不是这样,他就不清楚了,但是当年尸体被抬走后,房间是他带人清理的。

    打着牙颤,经理抓着南小糖的衣袖,“真,真有厉鬼?”

    南小糖将燃烧的纸钱一张张丢入浴缸里,摇了摇头,“不是厉鬼,是怨气。”

    “怨气?”经理不解。

    但是这一次,南小糖却没有回答了。

    她不是韩昀琛,不懂里面的弯弯道道,只能把自己亲眼看见的讲出来。

    在纸钱的火光照耀下,浴缸里的血线渐渐变淡,最后伴随着燃尽的烟灰一同消失不见。

    而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经理,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烧完了纸钱,南小糖转身要离开,却被他再次拉住了衣袖。

    “这,这,这就是除怨了?以后,以后她不会再来了吧?”经理问。

    “应该吧。”南小糖答。

    “应,应该……?!”

    深吸了一口气,她将经理的手从自己身上拿开,一字一句地说,“我不知道,你要是让我再说点什么,我只能告诉你,这里曾经死过人,而且是枉死。”

    说完这话,南小糖再也不管经理怎么追问也不再回答,快步回了房间。

    ……

    一进房,南小糖直奔沙发处,双膝曲起,一屁股跪坐在了地毯上。

    挺直着背,双手搭在膝盖上,她看向坐在沙发上的韩昀琛,“你得教我点东西。”

    韩处长闻言,挑了挑眉。

    “魏先生家有什么问题,我看不出。3001为什么只有怨气,我也看不明白。”

    “所以?”

    “所以如果我一直都这样,怎么替你做事儿,你要我来做什么呢?”

    她说完这话,韩昀琛笑了。

    他垂目看向她,“你要拜我为师?”

    南小糖:“……”她不是这个意思吧?!

    “其实,你把3001想复杂了。”片刻的安静后,韩昀琛开口,“枉死之后,心存怨气,魂魄会化作厉鬼,这点毋庸置疑。”

    “那为什么……”

    “只有怨气,没有厉鬼,只能说明一种情况。”

    韩昀琛说着,弯腰从茶几上拿过一本杂志翻开,“那就是在你之前,有人已经把它超度了。”

    南小糖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有人把它超度了?!

    “既然超度了,为什么不顺便把怨气一起化解?”

    这下,韩昀琛不答了,只是勾着唇笑了笑。

    一瞬间,南小糖明白了他笑容里的意思。

    因为对方只想让那个枉死的女人得以转生,并不算为酒店除怨。

    反正,怨气最多只能对房客造成一点点惊吓,并不会酿成实际伤害。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酒店关于闹鬼的谣言,会越来越多,最终影响入住率。

    “可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呢?”南小糖蹙着眉想了好久,都没能想明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