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魏柔冷着一张脸看着面前表情无辜的南小糖,心里的火气几乎要克制不住。

    这小贱人,故意的!

    但眼下这种情况,她也不好明着撒火,只好装作没关系的样子让南小糖陪她到洗手间清理。

    进了洗手间,南小糖刚问了声自己需要做什么,却听见面前魏柔说。

    “你这土包子怎么这么不要脸,我们魏家是你想进就能进的吗!”

    南小糖一脸懵逼。

    “刚才缠着我爸,你都说了什么!告诉她你是方思睿的女儿吗!”

    她爸,方思睿……?

    南小糖皱了皱眉,很快反应过来,“刚才那位先生是你父亲?你认识我?”

    “方淼淼,你装什么装!”魏柔气炸了,抬手指向南小糖那身花布裙子,“就你这挫样,还跟我玩失忆,当我傻啊!我告诉你,你这种见不得光的烂货,我爸是不可能认你的!”

    说完,她右手一提,将自己的裙摆拉高。

    “你搞脏的,给我舔干净!”

    南小糖的目光,顺着她的视线落在那红色的裙摆上。

    片刻后,她抬起头,认真的说,“你爸他活不久了。”

    魏柔怔住。

    下一秒,她歇斯底里的大吼,“方淼淼,你蛇蝎心肠!”

    ……

    相较于洗手间内的剑拔弩张,包间内餐桌旁则仍旧有说有笑。

    许大少刚和自己的狐朋狗友说了个荤段子,正乐的欢,手机却倏地一阵,一条短信弹了出来。

    他抬手看了眼,瞳仁微微瞪大。

    暗搓搓的瞅了韩昀琛一眼,他将手机拿到桌下飞快的回,“联系方式我可以给,但是魏总,挖人墙角这不太好吧?”

    嗡嗡,手机再次震动。

    “这些不用你操心,把联系方式给我就行。”

    咽了咽口水,许璞将刚才一同在电梯时,自己无意间记下的南小糖的手机号发了过去。

    反正只是一个村里村气的小保镖,被挖走就挖走吧,以韩昀琛的条件,还不是随便找。

    抬起头,将手机锁屏丢回桌面,许大少装作没事儿人一样的继续开起了玩笑。

    没过一会儿,洗手间的门打开,南小糖率先走了出来。

    看着关上的洗手间门,有人不禁开口问了句,“柔柔衣服处理不好?”

    南小糖摇了摇头,默默的走到韩昀琛身边坐下。

    “魏先生身上的东西,你真的不管吗?”她开口,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问道。

    韩昀琛背靠着椅背,眸子微眯。

    过了一会儿,南小糖听见他说,“为什么要管?”

    南小糖不解。

    “生老病死,善恶轮回,这是人世间再普通不过的事。”

    一直到饭局散了,南小糖都没搞明白韩昀琛来这儿的原因,也没琢磨透他话里所谓的人世间再普通不过的事。

    至少在她看来,南婶和南叔还有高爷爷的死,就不是能够用普通的事这四个字来代替的。

    南小糖站在路虎旁,看着不远处韩昀琛将一个巨大的行李箱交到许璞手中。

    “放心,我既然答应你,就一定会把这事儿做好,你就放心吧。”大晚上的,许少爷仍旧不忘往鼻梁上挂那副蛤蟆镜。

    韩昀琛点了点头,目光中带着些许的凝重。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